首页 > 壶缘壶乐 > 老壶的名字,解释了老艺人的一生

老壶的名字,解释了老艺人的一生

▲ 珍贵照片摄于1956年


▲ 顾景舟先生的泥凳及上面的工具堪称老中之最


老艺人指导制作紫砂壶



老壶名是有生命的!


人们常说紫砂壶是有灵性的,有生命的,那传世的经典老壶,为人喜爱、珍藏,甚至于渴求,更是其生命力靓丽鲜活、青春永葆的象征。


老壶是有生命的!


它凝聚着作者的审美理想、技艺追求、心血汗水和作者生活的那段历史。老壶名,似乎比老壶更多了一些生命的意义。老壶的生命是作者创作的过程,有神秘的故事,也有深刻的意蕴。


老壶名不仅是这历史、文化和命运的容器,而且还有后来人的效仿、探索、故事,还有出蓝趣话的记载。


 邵大亨  鱼化龙


人们一说到 “ 鱼化龙 ”的壶名,那壶作家邵大亨创作的艰辛、流传有序的典故、后人“仿中有创”的进步、读壶品史的乐趣等等,都会从那 “ 老壶名 ” 里像播放电视片一样,放映出一幕又一幕。


在紫砂史上有许许多多经典老壶和老壶名,为人耳熟能详。说到“ 供春壶 ”,人们可以联想到紫砂草创史的朦胧神秘,直到年后的今天,台湾的历史学家徐鳌润才撩开它的面纱。


 顾景舟  供春壶


说到“石瓢壶”,人们不仅在记忆中能寻觅到它过去的倩影,还会在市场的货架里、品茶的茶几上、茶人的手心中,与她作温馨地对话。说到“掇球壶”,人们马上就会想到紫砂史上的两位大家,一是邵大亨,是他设计创作了“掇球壶”。


一是程寿珍在邵大亨的基础上又向前一步,他制作的 “ 掇球壶 ” 第一次代表中国走向世界,就在巴拿马国际大赛中,为紫砂历史夺得了“第一金”。


寿珍 掇球壶


说到掇球壶,人们也会想到顾景舟正是 “ 模仿邵大亨的掇只壶 ”,才使自己的制壶技艺得以飞跃的故事,还会想到顾景舟西行之前,专程赶到上海看望 “ 邵大亨掇只壶 ” 最后一眼的痴情。


说到“掇只壶”,人们知道它来自宜兴人的日常生活用品的“掇只”。掇只是宜兴的“方言”,指的是那些盛油盐酱醋的小罐小坛。于是,我们既可以想到“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”的箴言,又可以了解一点宜兴的文化。


在这一点上,“ 掇只壶 ” 来自宜兴的地域文化,随着“掇只壶”走遍四方,它又传播了宜兴的民间文化。于是,掇只壶和它的 “ 名字 ” 都有了文化的属性,并且具有悄然无声传播文化的载体价值。


 邵大亨 掇只壶


说到一个老壶名,人们不仅会追忆那老壶的历史、命运、典故,还会从联想中“ 不见老壶胜见壶 ”,得到经典老壶美的享受,紫砂壶亲和力的情感当人们用“老壶名”新作品时,也是一次经典老壶美的传播。


作为历史的记忆、文化的积淀,老壶与老壶名已浑然一体,壶是“壶名”,壶名也是“壶”。老壶名是紫砂经典作品历史和命运的容器,是紫砂文化传承、创新、发展和传播的载体,是紫砂壶富于青春活力的生命符号,是值得挖掘、整理、传承的文化遗产。


 顾景舟  石瓢壶


[ 相关下载 ]
0 4
下一篇:紫砂微小说:《买壶》
上一篇:紫砂开拓略谈 何道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