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壶缘壶乐 > 小说「紫砂壸」

小说「紫砂壸」

这天傍晚,张海回家经过摆地摊的李可那档口前,李可一见,立即把小凳子让给他坐,自己则

坐在装货物的木箱上。张海说:“己是吃晚饭的时间了,把东西收起来,我请你去吃饭。”

李可笑着说:“你是当官的,我是个摆地摊的,我们在一起就如同把竹筷子和象牙筷子放对在

一起,不合衬呀。”

淞庐 古精品 明式高执 全手 文人雅器

“废话,快收拾东西,陪我去饮两杯。”

听张海这么说,嗜酒的李可仿如闻到了酒香,立即来了精神:“好好好,我们去喝两杯。”

大排档倚在沿河堤边柳荫下,一字排开六张枱,古老的木圆桌、古老的竹编椅子。只见河面一

只小渔船,渔妇在船尾划桨,在船头站着个渔夫双手收拢好拋网,双眼盯着水面选中的落网点,突

然身子往左后一摆,再全身往右一转,双手尽力把渔网乘势拋出,一束渔网即时张开,象一个天罗

撤向水面,拋网落水后很快聚拢起来。渔妇轻拨水波,渔夫徐徐收拢网具,最后把拋网拉上船头仓

面,只见那躲避不及的十几条鱼儿不住地挣扎,最后动弹不得,自然成了渔夫的渔获。 乘着落日的余辉,这渔夫夫妇同舟,悠闲地抛捕鱼虾,悠然自得,与世无争,看着渐渐远去

的小船,此情此景,怎不令张海羡慕?李可为张海倒上半杯白酒,他一边举杯一边笑道:“海哥,

你也羡慕那渔樵生活?”

张海回过神来,一手拿起筷子,一手端起酒杯,与李可轻碰一下,猛然一饮而尽。然后信口念

道:“落日江河远,帆舟顺水流,渔樵无愁絮,休闲渡春秋。”

“哈,想不到你还会作诗呀。”李可也一饮而尽,接着说:“海哥,你今天怎么如此空闲的?”

张海取过酒瓶,边斟酒边想起老丁那田园风光,想起那“不作为”的处分,想到已去世的外父

遗言,他不想把话题扯往那方面,便拿起筷子示意李可品尝河鲜,笑问:“讲讲你的老本行吧,最

近紫砂壸行情怎样?”

一提紫砂壸,李可便来精神了,他欣喜的说:“老兄你当年收藏紫砂壸的思路是对的,现在紫

砂壸已成为收藏界的热门品种了。说远点,2008年秋季嘉德拍卖会上,一个《雨露天星壶》以156.8

万元人民币落锤,摘得该场桂冠。同期一把大石瓢壶在上海工美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,以318万元成

交。说近点的,2010年嘉德春季拍卖会上,一件《相明石瓢壶》以1232万落锤,创出紫砂壶拍卖的

世界纪录。你收藏的紫砂壸到了今时今日,即使没有一千万也应该有八九百万元的价值了。”

“真不明白这个世界是怎么一回事,一个小小的茶壸就值千万?发神经。”张海对自己所收藏

的紫砂壸升值并没多大欣喜。

李可接着说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紫砂壸是出自大师之手的,当然就身价百倍千倍,若是出自

无名之辈的,则仅百元价值,比如我们人吧,大家都是人,有些人身家过亿,他自然身娇肉贵了;

而那些捡垃圾的阿婆呢,又穷又脏,贱命一条,连生癞狗都会欺负她。同样道理,你们当官的,上

级看上你,那你这个“紫砂壸”就身价百倍,仕途亨通,如果看不上你,那你就跟普通的茶壸并无

两样。” 张海不想把官场上的事拿来讨论,不想辩搏李可的观点,他只好说:“都不说这些了,来,为

我收藏的紫砂壸升值干杯。”

李可由衷地说:“你是父母官,却能和我这升斗小民同饮,足见你的平易近人,难得呀。”说

罢,二人酒杯一碰,杯底朝天。

“什么父母官?用毛泽东当年的话来说,我们只是人民的勤务员而已。北京中南海中华门的挡

风屏上就写着毛体的"为人民服务"这五个字,我这个当镇委书记的无忘他的教导,每天勤恳工作,如

履薄冰呀。应该具备的作风怎算难得?”…

李可打哈哈的说:“还是为我们的紫砂壸再干杯吧!”

马步云回多伦多,说服少华拿出五千万元作投资,之后约陈太丽霞在她家见面。丽霞一早就梳洗

打扮得漂漂亮亮,等候马步云的到来,她早就与陈文通过电话,对投资办建筑公司一事,只说自己没

钱,一切由陈文负责沟通银行搞妥贷款,並叮嘱丽霞:最近上头好象抓紧纪检那条线,副市长都被叫

去问话,近半个月不见上班呢。可能双规了。

丽霞对陈文说:“树大招风,不如我们不参股了,我们手头上有几千万元存在多伦多银行,够我

们吃九世了。”

陈文回答道:“只要不用我们出资又不用我们出面,那就没事的。”丽霞觉得也有道理,心中有底

的准备应对马步云的到来。

装修过的别墅十分漂亮,明年一双儿女也移民过来,剩下陈文在国内,丽霞她就不会那么寂寞了。

自从与马步云有了一腿,她满心欢喜,谁知马步云偏偏要回国开公司,说什么男人以事业为重,又让

她参股,她不好推却,见步行步吧。

门铃响了,丽霞立即开门,马步云刚踏入门,便回过身来关上大门,一声“想死我了。”便拥抱

着丽霞狂吻起来,二人相拥着上了二楼走进主人房,久违了的一对,尽情把矢去的时间索取回来,直

到精疲力尽,才相拥而睡,到下午才醒过来。


[ 相关下载 ]
0 7
下一篇:百变紫砂,惟妙惟肖!
上一篇:紫砂小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