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紫砂新闻 > 紫砂里程碑 | 邵大亨(二)

紫砂里程碑 | 邵大亨(二)

本文转自 闲品阳羡 公众号

县志及《邵谱》记述中的邵大亨


    光绪时杨巷人吴景墙所修宜兴荆溪志书中,对清后期的几位紫砂艺人,有一大概记载。全文如下:


    杨彭年,字二泉,以善制茗壶称。陈曼生鸿寿宰溧阳,闻其名致之,曼生自出新意,造仿古式,镌书画其上,号“曼生壶”,皆彭年作也,其底有“二泉”两字云。


    同时上岸里人邵大亨,年少而得名独早。彭年以精巧胜,大亨以浑朴胜。玉色晶光,气韵温雅,望而知为名手所制。大亨虽陶人,而性孤憋自高,声价非值。其困乏时,一壶千金几不可得,有邑令欲得之,购选泥色,招入署,啖以重利留之。经旬,大亨故作劣者以应,令怒而杖之,亦不呼謈也。又为鱼化龙壶,伸缩吐注,灵妙天成。大亨死,其法遂绝。


    有周永福者善为鹅蛋壶,学大亨法,佳者夺真。粤贼之变,名陶略尽。


    大亨同姓邵赦大,多得彭年壶,心摹力追,尽传其巧妙。所制竹段、梅桩、风卷葵叶诸式,时人争购之。

[《宜荆新志》卷八,人物·艺术.p.]


   这段文字虽显简略,但对邵大亨的描述比较传神。特别是其不畏权贵的心性,跃然纸上。据此,当代著名紫砂工艺大师徐秀棠先生曾为邵大亨造过像,塑的就是戴着脚链的邵大亨在泥凳上做壶的形象,应该说还是比较贴切的。


    在《邵谱》中,还收录有两篇非常重要的文章,一篇是闵拱辰所撰《大亨君小序》,另一篇就是高熙所撰《茗壶说·赠邵大亨君》。为方便大家阅读和研究,特将全文录于此:


大亨君小序    闵拱辰

    予幼时往还蜀镇,大亨君茗壶之名已啧啧人口,迄今已数十年,然终未获一谋面。今岁仲春,邵氏延予与续谱事。君家与新祠最近,旦暮间,每至局中,和易近人,甚谦抑,乃知君之技精、君之为人亦足重也。性颇嗜酒,往往游蜀畅饮,傍晚归,潇洒自如。予尝过其家,净几明窗,舍宇精洁。但见夫倡妇随,只一女相依膝下。剧谈数次,若以子嗣维艰为隐忧。予因多方慰谕之,君意乃释然也。茗壶精巧,具载邑志。少山高先生文复言之最悉,毋庸赘聊。叙数言,以表君之梗概云尔。咸丰元年(1851)岁次辛亥闰中秋之吉。瀛圃氏闵拱辰识。

[《邵谱》卷十下,文乘·十四世仲二房p.]

茗壶说赠邵大亨君    高熙

    茗壶之由来远矣,其以专精名家者,不可殚述。余家藏王南林掇一,苍劲中有斧凿痕。又徐氏细沙轿顶一,颇无俗态。意近今名手,罕出其右者,近得菊轩掇,亦苍老可玩,然不免岛瘦郊寒。于廷制稍腴润,未极精巧。窃叹古制不存,几如虞敦殷瑚、鸡彝牺象之不可复睹矣。不意比年来得一邵君大亨


   君所长,非一式,而雅善仿古,每博览前人名作,辄心揣手摩,便欣然成一器。否则终日无所作,或强为之,不能也。其掇壶,肩项及腹,骨肉亭匀,雅俗共赏,无向者之讥,识者谓后来居上焉。嘴襻胥出自然,若生成者,截肠嘴尤古峭,口盖直而紧,虽倾侧无落帽忧,口内厚而狭,以防其缺。气眼外小内钜,如喇叭形,故无窒塞不通之弊。且贮佳茗经年嗅味不改,此皆前人所未逮者。其余曰鱼化龙、曰一捆竹、曰风卷葵,皆出自君手,他人莫能为。即为之,亦如婢见夫人,无可髣髴。然此亦仅以精密胜,不足尽君技之妙也。


    噫,以兹壶之工,而用之众技,亦何技不工?以兹壶之精,而用之博学,亦何学不精?而君独专于此,学在此,技在此,名亦在此,倘所谓一艺成名者欤?若余之一无成、百无成者,能不愧甚,遂书以赠之。 

[《邵谱》卷十下,文乘·十四世仲三房p.]


    从《邵谱》所录序言及艺文看,闵拱辰(号瀛圃)、高熙(号少山)两先生与邵家有世谊,咸丰初年,两人都应邀参与了邵氏宗谱的修续事宜。高熙所撰《邵虚斋醒斋合传》中说:“虚斋,讳友孚,字万成,余姊丈也。”[卷十下,“文乘·十四世仲三房”.p.]邵友孚配任渚高楹长女(1795-1858),即高熙的姐姐[卷五,“仲三房第四支世系表”p.]


   据此可知,高熙就是与邵大亨同时期的丁山任墅(任渚)的文人。闵、高两人的文字各有侧重,闵文着墨于邵大亨之人、之心,而高文则重在写邵大亨的壶艺。高的文章经顾景舟先生的推广,可以说在紫砂界已无人不知,而闵拱辰的文章,则少有人说起。闵的文字尽管简略,但对认识邵大亨十分重要。其中重要的信息有以下几点:


    1.邵大亨家就住在新祠旁边,经常去祠堂关心修谱的进展,说明他是位热心族内事务的人。


    2.他“和易近人,甚谦抑”,邵大亨是一位脾气温和、和蔼可亲的人,不仅“技精”,为人也非常被同道看重。


    3.他好酒,经常去蜀山街上饮酒,“傍晚归,潇洒自如”。


    4.他家中“净几明窗,舍宇精洁”,说明邵大亨治身、治家都非常严格,正如他手中的作品,“骨肉亭匀,雅俗共赏”。


    5.他有难言之隐,即“艰于子嗣”,仅育一女,对此,邵大亨心里一直难以释怀。由此可见,邵大亨是一位恪守传统道德精神的人。

邵氏家族中其他紫砂名家

   《邵谱》中除了记载有邵大亨的生平事迹及壶艺成就外,还记载了几位与宜兴紫砂发展密不可分的邵氏人物。简要摘录如下。


邵文金、邵文银兄弟


    据周高起《阳羡茗壶系》、吴骞《阳羡名陶录》等古籍记载,明末紫砂名家有邵文金(仿时大汉方独绝)、邵文银邵盖邵二孙等人,他们应该就生活在上袁附近的蜀山、川埠一带,《邵谱》中显示,邵文金、邵文银兄弟正是北上袁邵氏一脉。而邵盖、邵二孙何许人,有待进一步考证。


    《邵谱》卷七中收罗了邵氏各房遗漏的世系图、表,其中最后有《西三房总补世系图表》,该支系显示,邵文金(字映堂)、邵文银(字振堂)兄弟为北上袁邵氏第八世,其曾祖邵吉贞(五世),生平事迹俱未详。[《邵谱》卷七,西三房总补世系图表·飞云公派下世系,p.]《阳羡茗壶系·雅流》中说:“欧正春、邵文金、邵文银、蒋伯荂,四人并时大彬弟子。”[周高起《阳羡茗壶系》(宣统盛宣怀刻本)p.]后人一些紫砂书籍中说邵文金即邵亨祥,邵文邵即邵亨裕,谱牒上未得到证实。[许绍银等编《中国陶瓷辞典》p.]另外,吴骞有《张叔未解元得时大彬汉方壶诗来属和》一诗,最后有云:“庙前之庙后,听遍茶娘曲。笑顾邵文金,渠师在吾握。”后自注云“大彬汉方惟邵文金能仿之。见《茗壶系》。”[吴骞《阳羡名陶续录》(拜经楼正本),p.]邵氏西三房应该是与紫砂结缘的最早的一支,可惜传至十五世邵传泰(1812-?),大概在太平天国年间无故失踪后,此房已无后裔传世。


邵旭茂、邵元祥父子


    北上袁邵氏二房第十世,有位叫邵广义的,字旭茂,生于康熙三十四年(1695),卒于乾隆十五年(1750),享年五十有六。邵旭茂是康雍乾时期的壶艺名家,尚有传器存世。《阳羡砂壶图考》中说,其制壶似陈用卿,造工精细,质坚如玉。传器紫砂大壶底有二印,上有“荆溪”篆书椭圆印,下有“邵旭茂制”篆书方印,精湛绝伦。邵旭茂配中岸董松林女,有子一鹤书,女三,长适杨蔡陈,次适中俊渎瞿,三适周墅蒋。[《邵谱》卷二,仲二房世表,p.]


    其子鹤书,字原祥,或书元祥,旭茂长子,生于雍正八年(1730),卒于乾隆五十一年(1786),享年五十有七。近年来,紫砂壶市场中偶见有其传器出售,其作品类似乃父,当为雍正乾隆年间一制壶艺人。配川埠陈氏,子三士琛(洪献)、士环(洪珮)、士珂(出嗣),女三,长适川埠陈启宇,次适蒋洋圩宋永年,三适杨蔡陈明远


邵敷廷家庭

    邵氏仲二房十四世,至道光中诞生了邵友荣(1842-1905),字荣宝,号敷廷。从他开始,诞生了一个紫砂世家。《邵谱》卷十“艺文志”中,有许安仁的一篇文章,记载了邵敷廷的事迹。


敷廷邵翁序


    岁在戊戌(1898)仲冬之月,邵氏续了家乘,倩予为之釐订,因得与邵氏诸君昕夕晤对,暇则煮茗清谈,把酒尚论,品评族中人,某也家世厚,某也行谊笃,某也经营致富,某也力作起家。偶到兴高采烈,族尊顺芳先生谓予曰:“吾弟字荣宝,号敷廷,世厚也、行谊也、经营也、力作也,一人兼四美焉。


    “请略陈其梗概,以助今日谈风月,可乎?


   “兵燹以前,弟工捏埴紫沙茗壶,稍逊孟臣,视时手之优为者,实可与抗行。父进芳公经商于外,交易驰名。实赖吾弟业精于勤,五夜漏声,一窗灯火,切磋琢磨,所谓‘炉烟消尽寒灯晦,童子开门雪满山’者,其殚于力作有如此者?


   兵燹之时,‘四海十年不解兵,犬戎也复临咸京。豺狼塞路人断绝,烽火照夜尸纵横。’当此之时,堂上严君难遭贼协,帏中慈母膳养晨羞。吾弟舍旧图新,沐风栉雨,厕身于贩妇贩夫,奔走于雪雁大浦。负鹑衣之结,觅蝇头之利。眷恋庭闱,心不遑安,馨尔晨羞,洁尔夕膳,纵忝‘鱼知丙穴由来美,酒忆郫筒不用酤’之胜事,而弟之行谊,足表矣。


   兵燹以后,‘家住闽中东复东,其中岁岁有花红,而今再到花红处,无复旧时红处红。家住闽中西复西,其中岁岁有莺啼,而今再到莺啼处,无复旧时啼处啼。’不觉凄凉月下,感喟风前,惆怅经年,‘处处春江带白萍,故园犹得见残春,雪山斥候无兵马,锦里逢迎有主人。’依旧捏沙捏土,巧样翻新,泛舟于上海姑苏,乘桴于浙中海外日逢龙马,捆载归囊,‘远行不劳吉日出,齐纨鲁缟车班班’,家则屋比云连,门开山见。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。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’矣。田则沟塍刻镂,原隰龙麟,五谷垂颖,桑麻铺棻,杜工部有云‘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仓廪俱丰实’。且为吾弟咏之。


   ‘洞房昨夜停红烛,待晓堂前拜舅姑。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?吾弟宴尔新婚,殆不减是风趣尔。‘小子何时见,高秋此日生。自从都邑语,已伴老夫名。诗是吾家事,人传世上情。熟精文选理,休觅綵衣轻。凋瘵筵初秩,欹斜坐不成,流霞分片片,涓滴就徐顷(倾)。’弟有克家肖子,崭然头角,于今又含饴弄孙,泽厚流光。洵有是哉?”


    语未毕而步云至,步云,孚亭哲嗣也,请序于余,因节人族尊之言而为之序。


世弟许安仁拜撰。

[《邵谱》卷十下,文乘·十四世仲二房,p.]

许安仁应该是一位擅长辞赋的文人,所作小序古朴文雅,但引用诗词、典故特别多,上文中已经作了标示。但句子还是比较难理解的。一些关键词作些解释。这些内容大多来自敷廷的堂兄邵顺芳的介绍。一人“四美”,近乎完人。


    “兵燹以前”,即太平天国之前,也就是在道光年间。邵敷廷的父亲在外经商,而他自己则“工捏埴紫沙茗壶”,据许安仁所言,其名气“稍逊孟臣”,和同时代的一些名手比,“实可与抗行”。[从这句话也可以推理出一条重要线索,惠孟臣很可能是清后期的人物,略早于邵敷廷。须另行考据。]足见邵敷廷也为当时紫砂一名工。因遭兵燹,改从商贾,生意是“雪雁、大浦”之间,应该就是今天的武进雪堰桥、丁蜀大浦之间,估计是粮食生意。由此,邵氏发家致富。太平天国之后,年纪也比较大了,又从事紫砂茶壶的创作,做了不少新东西。在上海、江浙之间,交了不少朋友,也曾去过“海外”,估计也是其作品的重要客户所在。最后积累了许多资产、建造了很多房屋,而且又“新婚”,不久又有嗣子为添了孙子。应该说,堪称是功德比较圆满的人。


    邵敷廷的父亲,即十三世邵于琏(1822-?),职名补甫,字进芳。兵燹被掳,不知下落。配潘承祖女,生子三,友荣(即敷廷)、友富(出嗣)、茂福(殇),女一未详。邵敷廷是县佾生,也就是说虽然未考中秀才,但成绩一直比较好,宜兴文庙举行什么庆典时,他也参与表演乐舞。因遭遇战乱,邵敷廷未能继续学业,而是继承父业。后娶苏州秦儒斋女,惜未有子嗣,立传英(即文中的邵步云)为嗣子。[《邵谱》卷二,仲二房十三至十七世图.p.]


    许多紫砂壶艺及陶瓷辞典上,记载说徐汉棠、秀棠兄弟的曾外祖父叫邵云甫,其谱系中就是邵敷廷,相传他曾赴日本制作陶艺品,主要制作紫砂烟具,远销南洋一带,颇负盛名。但谱牒中没有记录。


    邵敷廷的嗣子邵步云(1870-1922)配言村(宜兴城东北郊)蒋兆奎女,生六子一女,女适蜀山徐祖顺,即徐汉棠、徐秀棠大师的父亲。六子分别叫家黼字元章(出嗣)、家黻字锡璋(1894-?)、家幹字茂章(出嗣)、家毅字定章(1901-?)、家宪字宪章(1904-?)、家煦字全章(1912-?),其中四子定章,黄埔军校毕业,1937年外出,未音讯。而出嗣的元章、茂章及五子宪章、幼子全章,都是紫砂行业的佼佼者,特别是幼子邵全章,是顾景舟先生至交,民国期间比较有名的紫砂艺人。后继承家业,转行经营陶业。


    据说,邵全章曾将村上唯一的紫砂窑改成荷缸窑,结果经营失败,因而邵氏家道中落,为生活所迫,邵全章再度开始制作紫砂茶壶。宜兴档案馆保存有1948年4月的几份档案,分别是上袁壶缸合作社法人登记表、上袁壶缸合作社章程、上袁壶缸合作社社员名单、上袁壶缸合作社计划书。办理这份“法人登记表”的叫唐凤芝,而这个合作社的理事主席就是邵全章


   这些档案,记载了邵全章他们为振兴紫砂及丁山陶业所作的努力,可惜未能如愿实施。在这份“宜兴县地方法院登记处”的“法字第32号”文件的封面左上角,赫然写着“反动社团”4个字,这也许就是邵全章、唐凤芝在解放后淡出人们视线的根本原因。解放后,邵全章舍近求远,到浙江省长兴县协助办起了紫砂厂,其背后也许有鲜为人知的苦楚和无奈。《江苏省志·陶瓷工业志》引宜兴市政协第14期文史资料的内容,称:“邵全章,清宣统、民国间人。为道光名家邵大亨之后人。所制之壶,线条简巧而沉稳,壶身挺括规正,口盖合缝严密,把手端执舒适,壶嘴出水流畅,兼有艺术、工艺、实用之特点。”[《宜兴文史资料》第14辑《宜兴陶瓷专辑》]年代和家世,应该是误传


0 5
下一篇:紫砂里程碑 | 邵大亨(三)
上一篇:紫砂里程碑 | 邵大亨(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