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紫砂新闻 > 茶史菁华 | 清末民国宜兴茶业

茶史菁华 | 清末民国宜兴茶业

本文转自 闲品阳羡 公众号

清前期,宜兴茶得到恢复性发展,同时仍为清室贡品。康熙五年,宜兴有茶园3000余亩,约为明嘉靖时期的三分之二。同时,每年春天“贡芽茶一百斛”(五万升)。清代前期、中期,宜兴仍是全国主要产茶之地之一。“我国产茶之地,惟江苏、安徽、江西、浙江、福建、四川、两湖、云、贵为最”,江苏的茶叶主要产自荆溪县(雍正三年分宜兴南部为荆溪县)。清因明制,清代茶法主要分三部分,“曰官茶,储边易马;曰商茶,给引徵课;曰贡茶,则上用也”(见《清史稿》志九十九·茶法,下同)


同时,每年照实征收茶业经营者的茶税,所谓“岁徵之课,江苏发引江宁批发所及荆溪县属张渚、湖父两巡检司”,并“均於经过各关按则徵收。”可见,清代前期、中期,宜兴南部区域(荆溪县所在区域)的茶业还是非常兴盛的。


清代宜兴制茶的情状,在清初“阳羡词派”陈维崧、任绳隗、蒋景祁及其友人的描写中有所反映,陈维崧云“摘蕙满山裙带绿,焙茶十里水泉香”,高士奇云“山家雅供第一称,清泉好瀹三春荑”,沈朝初“阳羡时壶烹绿雪,松江眉饼灸鸡油”。宋佚《送茅与唐入宜兴山制秋岕》云“云深沾袖冷,烟暖焙茶香”,宋荦云“重游忽听潞沙雁,初地同倾阳羡茶”,汪士慎言“封褫精谨重灵芽,题处荆溪秋焙茶”。吴曹直《溪舍》则云:“风里竹苞千纛暗,雨前茶试一旂春。此中栖托饶嘉胜,逸兴堪留砚北身。”江南景致、宜兴滋味,跃然纸上。


清晚期,因太平天国战乱,宜兴也是江南战场的重灾区,山区茶园几乎丧失殆尽,仅留下老茶园400余亩,产量很低,至清光绪时期有所恢复,亦非昔日景象。1989年版《宜兴县志》记载,整个光绪年间,宜兴产茶2000余吨,与太平天国前不可同日而语,此状况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。


清末江南茶业的起落,除了上述的内战因素外,还有一些政治、经济的原因。鸦片战争以后,国际国内情形发生了巨大变化,茶叶出口有较大增长。《清史稿》引上海申报的记载说:“泰西诸国通商,茶务因之一变。其市场大者有三:曰汉口,曰上海,曰福州……上海之茶尤盛,自本省所产外,多有湖广、江西、安徽、浙江、福建诸茶。”这里的 “本省”指的就是江苏省,主要产地就是宜兴周围(待细考)。

光绪十年,户部统筹财政时发现,前两年也就是光绪八、九等年,出口茶数多至万九千馀万斤。在光绪新政初,曾派高级官员赴欧洲、英国“考察学习”,发现茶叶税收有利可图。“查道光年间英国所收茶税,约每百斤收银五十两,而我之出口税仅纳二两五钱,不及十一。拟照甘肃茶封之例,每五十斤就园户徵银三钱。增课既多,洋人无所藉口……(各省)则改釐为课,改散为总,既便稽查,复免侵渔。惟园户及贩商若何防其走漏,应令各省参酌定章,覆奏办理。” 这一时期胡乱加码的茶税,已经成为茶农沉重负担,到光绪十二年,个别省份已明确规定“不准贩运私茶”,茶叶管制已非常严苛,这可能也是晚清宜兴茶业凋敝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
光绪三十四年,李逢庆、徐翰淦等招股设立资,本五万圆。契买民山八千余亩,山田一百余亩,湖㳇沙滩房屋基地十八亩,建造阳羡垦牧树艺公司总厂。资遗客民栽植松、竹、茶、桑等树,兼及播谷、莳芋、畜彘、牧羊各事,总局坿设宜荆商会分所,设湖㳇镇。是时,创办实业备极艰辛,董其事者以经理李逢庆为最力。余详备志。[参见《光宣续志》卷六]“宣统初,农工商部遂有酌免税釐之议”,而此时的大清王朝已经在风雨飘摇之中,任何政策都无济于事了。


此一时期的阳羡茶,地位已远不如从前,但一些文人学士,特别是宜兴的一些文人,对宜兴的传统风物还有些个念念不忘。咸丰中的方濬师在《游七星岩归漫赋》中有“老僧前致词,使君得毋倦。汲泉瀹新茗,清腴胜阳羡。”邑人蒋永修之孙蒋柴谦在《赠敬亭蒋公赴任龙溪》中云“榻传海岳元无价,壶号宜兴不待求。一卷楚骚浮大白,三春芽茗啜寒流。” 清末江阴人金武祥在《咏紫砂壶》中有“只愁煮出色香味,淡绝谁尝岕片茶”之咏。道光中进士、邑人曹炳燮《青坪》中有“一杵桥横古渡头,卖茶棚外火炉幽。”邑人储国钧的《高座寺》诗曰“石径分茶社,云峰閟磬声。上方无客到,趺坐豁羁情《邻园》中则说“已看竹屿通茶肆,多恐花塍变菜畦。满眼风光应解惜,玉壶盛酒几人携”。通过这些诗句,可以窥见当时宜兴茶业、茶社、茶肆的一些痕迹。

进入民国,人们对新事物的认识和追求得到认可,但经济和社会发展阻力重重。宜兴乡绅虽尽力恢复山区茶园,但见效甚微,常年产量约为150吨,年产量与光绪年间相当。但所生产的雨前“雀舌茶”,质量上乘。民國四年(1915),茗岭、湖父、张渚茶农戴长卿(德元隆茶號)、洪顺元、戴骐所制雀舌茶曾获巴拿马赛会金质奖,用另一种形式延续了宜兴茶业的辉煌。[参见《中國參與巴拿馬太平洋博覽會記實》]


民国末,宜兴茶园大多为浙江省平阳移民至宜兴“温州人”种植,分布在宜兴南部的洑东、湖父、川埠、茗岭、张渚、归径、善卷、新街等9个乡,一般为小叶种,茶垄之间套种山芋,为一家一户生产。所以有人描述为“温州移民的山芋地里夹种着为数不多的零星茶树”。至抗战胜利的1945年,宜兴有茶地11625亩,茶行年收购茶叶150吨。

在茶叶品种、品质方面,据《宜兴县志》记载:1937年以前,宜兴茶主要是绿茶,低档茶占80%。1945年后,由绿改红,制法是日光萎凋、脚揉、发酵,晒至七八成干出售。


在茶叶经销方面:1927年,宜兴城内吴协泰、吴洽泰、吴永记、洪顺记4爿茶行,包揽全县千余吨茶叶收购。1931年,增开宏大祥、宝隆2爿茶行,收购1150吨,红绿各半,粗茶80%、细茶20%,分“天、地、玄、黄”四个等级。1931年秋,江蘇省公立宜興中學改為職業學校,1934年秋,職業學校改由省辦,改為江蘇省立宜興高級農林科職業學校,這是全縣第一所中等專業學校。1934年到1937年,每年收购1500吨左右,当时50公斤茶叶值大米5石(每石75公斤),其中部分茶叶由上海洋行出口,其余多数销往苏北地区。1937年以前,宜興茶主要是綠茶,低檔茶占80%。1945年後,由綠改紅,制法是日光萎凋、腳揉、發酵,曬至七八成幹出售。[参见张志澄《陽羨茶錄》]1942年,茶叶降至50公斤值大米3斗(计合22.5公斤),茶行开始只半价收购,余款待销出后结账,茶农入不敷出,茶园荒芜,甚至被挖而改种其他农作物。1943年至1949年间,城内仅有公大、吴洽泰2爿茶行。民國三十八年(1949)初,發起組織宜興茶葉產銷合作社,大量移植野山茶,不久也因社会变革而夭折。[参见《申報》]总的说,宜兴茶业在民国期间是十分低落的。



0 3
下一篇:当我们谈论纪念百年蒋蓉的时候,我们纪念了什么【蒋蓉作品集】
上一篇:紫砂里程碑 | 供春(二)